貝力(John Bailey)
  南非ETV中國分社社長
  早報記者 張喆
  東方早報:如何評價曼德拉,他對南非做出了哪些貢獻?
  貝力:曼德拉明白,為了使國家的經濟得以增長,首要任務就是確保國內的穩定。他憑藉政府政策與個人魅力,使過去被壓迫的黑人、有色人種與印度裔南非公民重獲他們應有的社會地位,並恢復了他們的人格尊嚴。而對於那些施加種族隔離制度的南非白人,曼德拉對他們說,他們同樣是南非歷史與文化的一部分。
  東方早報:如何評價曼德拉在總統任期內的功過得失?
  貝力:在1990年曼德拉先生被釋放出獄之前,南非是一個被國際社會拋棄的“賤民”國家,受各國製裁影響,南非經濟已十分羸弱。在曼德拉的努力下,非洲各國與國際社會對南非的負面形象得以改觀。他當政期間努力吸引外國直接投資。非洲解放史上,許多國家都在獲得自由之後不久出現無政府狀態或爆發內戰,而正是由於他,南非才得以避免重蹈覆轍。
  曼德拉並不是一位親力親為的總統,他將管理國家的日常工作都交托給了時任副總統姆貝基打理。儘管曼德拉為這個國家貢獻出了他的全部,但他並不總是一個好的管理者。
  東方早報:在後曼德拉時代,南非會發生怎樣的改變,你是否會擔心南非社會未來出現分裂?
  貝力:在後曼德拉時代,我希望不僅是南非人,也希望全世界各國人民都能繼續秉持曼德拉有關構建和諧、無歧視世界的願景,各國之間都能相互尊重、和平共處、共同發展。我不認為南非社會未來會分裂,在後曼德拉時代,南非人需要努力實現曼德拉提出的美好願景。
  東方早報:南非廢除種族隔離制度已有20年,但南非仍面臨許多社會問題,比如高犯罪率等,當前還面臨全球經濟衰退的挑戰,南非藍領工人的罷工也日漸增多,在您看來,南非當前面臨的最大挑戰是什麼?
  貝力:南非當前面臨的最大問題是如何創造就業機會,特別是提供給年輕人的。我們還必須提供一個更好的公共醫療體系,同時改善我們的教育系統。
  東方早報:作為一個南非人,你曾親身經歷了種族隔離存廢的兩個時代,你對這兩個時代有何認識?
  貝力:在種族隔離時代,我們這些黑人、有色人種和印度裔南非人,對於選擇什麼職業、到哪裡去讀書、居住在哪裡、能和誰結婚、可以使用哪個海灘、聽什麼音樂、看什麼電視節目或電影,都只有範圍有限的選擇空間,而且我們還不被允許投票。這一切現在都過去了。如今我們有一部保障全體南非人權利的憲法。對於南非的90後來說,他們更是享受著更多的自由。我對此唯一的擔心是,更多的自由也意味著更多的責任,我不太瞭解,南非的90後是否在享受自由之時,瞭解到曾經有那麼多人為了反對種族隔離制度而犧牲了生命。
  (原標題:“後曼德拉時代, 南非應繼續秉持 和諧願景”)
創作者介紹

African

rmjmmv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