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日早上,廣西小伙葉勁因患有腦瘤進入腦死亡狀態。就在當天晚上,遠在千里之外的北京安貞醫院,12歲男孩小包突然出現嚴重心衰,生命垂危。經葉勁家屬同意捐獻心臟後,一場愛“心”接力的故事在桂林和北京之間上演。
  心臟離體不能超過6小時。生命接力,十萬火急。昨天下午4時55分,葉勁的心臟被成功取出,經過4個多小時的全速接力後,送至安貞醫院進行移植手術。今天凌晨2時06分,小包被推出手術室,手術成功。
  ◎廣西小伙
  腦死亡家人悲痛捐器官
  昨日下午,在解放軍第181醫院心臟外科病房走廊,陣陣嚎啕大哭聲痛徹人心。醫護人員緩緩推著移動病床朝手術室走去,病床上躺著一名瘦弱的男子,親人圍在病床邊,痛哭著撫摸著男子,一遍又一遍。哭得紅腫的眼睛努力睜開再睜開,萬般不舍中只為再多看他一眼。
  躺在病床上的男子小葉,廣西賀州昭平人,今年只有21歲,是家中5個孩子中年齡最小的。雖然年紀最小卻是家中最貼心的孩子,長輩們習慣了遠在外地打工的他經常的噓寒問暖,想著就要和這個暖心的孩子陰陽兩隔,親人們一度哭得癱倒在地上。
  今年春節後,小葉被查出患有腦瘤,幾次手術後,病情一直反覆。4月中旬,病情進一步惡化。記者從解放軍第181醫院獲悉,21歲的葉勁因腦腫瘤晚期,已經於5月1日進入腦死亡狀態,但他的心臟是健康的。
  忍受巨大悲痛的家人,一致同意將小葉所有能用的器官和組織捐獻出來,盡可能輓救更多需要的病人。
  “我兒子為人善良,對人體貼,面對捐獻我們一大家子都一致同意,希望延續他的生命幫助別人。”小葉的父親哭紅了眼睛輕輕地說著。
  完成相關捐獻手續後,小葉的家人將他的心臟、肝臟、雙腎、眼角膜這些器官組織全部捐獻出來。小葉過早逝去的年輕生命在6人身上延續。
  ◎江西男孩
  心肌病命懸一線候移植
  4月30日,在北京安貞醫院里,患心肌病的12歲江西男孩小包突然病情惡化,心臟基本喪失功能命懸一線,經過緊急搶救,靠著“人工體外心肺輔助裝置”維持。
  男孩患病已有兩三年時間,其間,男孩的父親帶著他到全國各地求醫,甚至遙遠的香港也都去看過病,多家醫院都得出需要進行心臟移植的結論。考慮到孩子年齡小,家人始終對進行心臟移植有些顧慮。
  解放軍第181醫院心臟外科主任潘禹辰稱,“這名小男孩跟桂林挺有緣的。今年初,男孩父親來到桂林旅游,在游覽象鼻山時,遠遠看到立在我們醫院房頂器官移植中心的牌子,他就來到我們醫院瞭解,找到我瞭解心臟移植手術的情況,也把他孩子的病情跟我說了,回去後他就下定了決心,並且帶著孩子到了北京安貞醫院做等待移植的準備。”
  據潘禹辰說,本來這位父親是打算帶著孩子來桂林做移植手術的,沒想到孩子病情突然惡化,在北京進行緊急搶救和治療。
  4月30日,小男孩急需心臟移植的求救消息從北京安貞醫院發出,幾乎陷入絕望的家人沒有想到從千里之外的桂林迎來了孩子重生的曙光。在小葉家人提出器官捐獻後,兩家醫院對兩人的各項指標進行檢測比對,配型基本吻合。希望之心即將在桂林、北京兩地緊急傳遞。
  ◎心臟傳遞
  心連心4小時空運接力
  心臟離體不能超過6小時。這就意味著當心臟從小葉身體摘下的那刻起,桂林、北京兩地就要開始和時間賽跑,為這顆愛心延續分秒必爭。
  昨日下午4時55分,潘禹辰將剛摘取的心臟小心翼翼地放入儲存箱,快速走出手術室,大步走向早已停在大門外的救護車。一路上,救護車警笛長鳴,朝著桂林兩江國際機場飛馳,潘禹辰的手始終緊緊放在這個紅色的儲存箱上。
  早在小葉的器官摘取手術進行的前一天,為運送這顆愛心的準備就在緊張籌備著,其中重要的“橋梁”便是昨日傍晚從桂林飛往北京的南航CZ3287航班。
  昨日傍晚6點,原計劃於18:15起飛的CZ3287航班提前起飛,爭取了寶貴的一刻鐘,晚8點22分,航班到達北京首都機場,再經120急救中心直升機,於晚9點05分送達北京安貞醫院。經過4個多小時的愛心接力後,昨晚9點20分,心臟移植手術開始。
  ◎移植手術
  已手術凌晨進展順利
  據安貞醫院心外9科張主任介紹,小包4月27日入住安貞,來的時候就已經心衰,30日病情惡化,“當時情況很危急,他都沒有血壓了,我們經過一晚的搶救,靠ECMO呼吸機維持他的心跳”。5月1日晚,小包突然出現嚴重心衰,被推入手術室做了體外膜肺氧合手術,安裝了代替心臟工作的機器。
  昨晚11點10分,安貞醫院心臟移植及瓣膜診療中心孟主任走出手術室。孟醫生表示,現階段手術進行得很順利,正準備進行關胸,還需要一個半小時完成手術。孟醫生說,特別感謝捐獻者,“在捐獻供體中能夠獲得比較好的心臟是不容易的”。供體能夠及時到達醫院,感謝航空公司、空管人員配合供體運輸,至少爭取了一個半小時的時間。“手術很順利,生命體徵維持得很好”。
  今天凌晨,記者從安貞醫院外宣處瞭解到,2時06分,小包被推出手術室,手術過程基本成功,具體恢復情況,仍需住院關註。
  □對話·葉勁父親
  “希望得到移植的人活下去”
  京華時報:怎麼想到要捐獻兒子的心髒的?
  葉紹毅:半個月前他都不會說話了。之前我也沒想過捐獻這個事情,沒想到他這麼快離開我,捐獻也是昨天才決定的,覺得他的器官是有用的。孩子一直在賀州市人民醫院治療,我問了大夫怎麼捐獻,其他工作都是大夫聯繫的。我祝願小包能早日康復。
  京華時報:怎麼知道受捐者是小包?你們怎麼聯繫上的?
  葉紹毅:昨天我還問181醫院的人受益人是誰,他們說,是國家分配的。今天下午6點,我是看了新聞才知道受益人是小包。
  京華時報:孩子做手術的情況怎樣?
  葉紹毅:手術是昨天下午4點鐘在桂林181醫院做的。
  京華時報:小葉發生了怎樣的事情?
  葉紹毅:葉勁是我最小的兒子。他初中畢業後便到廣東打工,孩子很乖很孝順,總是打電話問家裡奶奶身體好不好。一次他打來電話,說頭暈、頭痛。到中山醫院檢查是腦出血。我們讓孩子回家來檢查,做了核磁共振,說腦出血,看不清楚。又過了3個月,到賀州市人民醫院檢查,說是有腦瘤,必須要動手術了。
  2月28日,孩子在賀州市人民醫院做了腫瘤切除手術,手術很成功的,孩子第二天就用手機發短信了。
  3月底,醫院CT檢查發現有腦積水,4月6日,葉勁又做了手術分流手術。病情好轉了4天后,便又往不好的方向發展,脖子後仰得太厲害了,請了很多專家也沒辦法治好。昨天(5月1日)早上,孩子被確定為了腦死亡。
  京華時報:孩子知道他去後心臟會被捐獻移植嗎?他媽媽什麼意見?一般而言,父母會想讓孩子完整離開,做這個決定困難嗎?
  葉紹毅:半個月前他都不會說話了,我也沒想到他這麼快離開我。捐獻是昨天(5月1日)才決定的。我也沒做什麼高尚的事情。只是希望得到移植的人,活下去。
  我給家人說了這個想法後,全家人都很支持。這樣他的器官也能得以生存下去。
  京華時報:你想對小包說些什麼?將來會到北京看他嗎?
  葉紹毅:我們住在樟林村裡,經濟情況也不好,可能沒機會走那麼遠的路去看他。我們這是無償捐獻,我只想祝他早日康復,好好活下去。
  ■釋疑
  1.心臟如何運輸?
  就器官移植來說,心臟“保質期”最短,移植時間越快越好。他舉例,肝髒的離體時間不得超過12小時,而心臟是6小時。他介紹,醫生將心臟取出後,需要使用冰的灌註液註入心臟,再放入保存液里保存,直到移植手術時進行取用。
  2.術前準備工作?
  受體患者先要進行相關檢查,糾正全身營養不良狀況,改善肝、腎、肺的功能。在預計供心到達前的1至2小時內,將受心患者送入手術室,氣管插管麻醉後開胸,等待供心。
  3.如何進行手術?
  比較常見的是標準移植法。首先去除病變心臟,將供心做相應剪切後,將供心與左心房連續縫合,一定要確保溫和嚴密無漏血,其次再將供心主動脈與受體主動脈連接。
  4.有何排斥反應?
  排斥反應分為3類。超急性排斥反應:原因是受體內已存在相應抗體,在心臟移植後發生體液免疫反應,表現為心力衰竭,心肌出現廣泛性壞死等,一旦出現這種情況將難以輓回,唯有再次心臟移植。急性排斥反應:在術後1年內發生,術後2至10周的發生率最高。慢性排斥反應:多發生在移植1年以後,該反應會嚴重影響患者的生存質量和壽命。
  京華時報記者潘珊菊張淑玲龔棉實習記者張思佳綜合《南國早報》《當代生活報》  (原標題:捐心 腦死亡患者讓生命延續)
創作者介紹

African

rmjmmv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